斋鸦

同人:
冲斋/薄樱鬼
太中/太芥/文豪野犬
静临/无头骑士异闻录

原创:
净瓷碗姑娘/栗原/游马

I seem to have an ocean hiding in my ear.
——旷野的莫利纳。

[太中]夜游负重01

中原平躺着,像房梁木一样呆滞,指间缠一段廉价棉被余出的线头,揉开,搓球,再搓球。房间混合着烟草、湿木与腐烂车厘子的气味,宿醉的气味,即便此时他腹中仅残留一点炭烧咖啡。失眠令他神经紧绷,他在等待,等待那扼死他的手如数夜的梦中那般前来,苍白如石膏,布满割裂的红痕。而缺氧的预感将他一次又一次唤醒,真空房间,屏息睡眠。太宰的指尖在他枕边搁浅,中原侧身任其自锁骨攀援而上,触感像一叠医用棉纱。他本可以轻易折断了它,他想,像那些梦的结尾他本该做到的那样。月光从头顶唯一的窗口爬入,将含他在内的一切浆洗过度,床单显出裹尸布的白。中原扯断了线头。

他可耻地感到享受。


中原在横滨一间廉价酒吧碰见...

14

[德哈]我胸腔住下摄魂怪01

他的缄默是一条海水中僵冷的蛇,我近他肩头唤他,波特,气流直吹他耳廓,尔后再想不起一句昔日的混账话。浮梯从三分之一处断开时他先一步逃离了我,膝头脱力,眼神打躲避球。他本不该张皇,变形课迟到前的四十五秒,该闭嘴的是我,识趣的是我。他只需站上高我一级的台阶就好,草原上的木头领袖,愠怒的眉心即可召唤信众——他的格兰芬多朋友看我不如看一个祛痘推销员、一团性格恶劣的乞丐、一条雨季湿漉漉的狗。他们蛋糕奶油般的善意总是施舍在一些司康饼上,多余的供一颗来自波特的橡皮心脏运转。它因消化了太多的阴郁而不至反胃。

我感到有一些冷。呼吸冻在围巾里,干咳几声后瞥了眼掌心,待半个教室的人回头发觉这倒像是我一贯扰人的伎俩。...

2 10

[太中]垂钓有橡木的气味02

太宰坐下来垂钓,有那么一会他静止得像块土耳其沙雕,眼神里盛着鹤见川的水,有一点温度,足以熨平河面。中原注意到他没有挂饵,仿佛相信所有的鱼都同他一样奉行自杀主义,但这并非不可能。太宰的失误百分之九十都是陷阱,余下的也经他信手撩拨成了切实可行的埋伏,待人掉落后再用皮鞋扑簌簌往下填土,以此视作一种补救。对此中原早已从无数谎言中习得经验,一些尽显拙劣的词句被他咽入腹中,盘底铺好了紫苏叶,鱼总会出锅的。

“呐,中也君。”太宰忽然开腔,“你说会有人用渔具自杀吗。”

“哈?这人不就是你吗。”中原一脸不耐烦,“你打算用鱼钩割破手腕,还是用鱼线勒紧脖子?”

“两者兼顾。”太宰笑起来,右肘撑地向后仰去,一百...

2 7

[4]南极瀑布

[4]

栗原伏在桌面补眠,左臂越界地向前伸着,像垂死的士兵正试图去够一块怀表。风扇搅拌着原木和粉笔灰的气味,偶尔发出一声过气的残喘。栗原被迫旁听着一场博弈。一张劣质稿纸搓过来,一支原子笔叩击两声,或许还勾了个圈,尔后纸面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向。原子笔万岁,栗原将耳朵埋入臂弯深处,声音放大成单耳贴地时听见的遥远火车,骨传导一般的效应。稿纸再次发起反击,化作更有力的摩擦音驶过桌面。

“好吵。”

稿纸与原子笔同时凝滞,如同悬停在四十五度角方向的钟摆。栗原睁开眼,食指向风扇方向示意,“我说,它。”空气恢复运转。女生抱歉点头说那就这样吧不打扰了,起身抽走了稿纸。“吓得不轻呐。”游马轻笑,原子笔在指尖甩...

5 3

[太中]垂钓有橡木的气味01

当中原深吸一口这个清晨独有的、海绵质地的空气时,他意识到自己需要一杯龙舌兰。从前他不会这么选,即便是在相似的危机解除,抑或盟约破裂的情况下,至少他会挑一位脾气温和的对手,以避免在内衣广告牌上倒悬着过夜。中原对酒精的抗体比对猎枪、火车轨道等物质要少得多,这听上去像个冷笑话却也是他永不会讲的一个。他从不向部下伸援,宁可寻一处无人知情的潮灌木暂且将自己掩埋,这像是酒品良好的唯一佐证,但他对此守口如瓶。因而他得以在海外成为最爱好行刑的蔬菜哨岗,在标为领地的栅栏内清铲鼹鼠的巢穴,偶尔驱逐狼。

那是中原最为厌倦的时期,大陆面包上新鲜的热气以超乎预想的速度冷却着,模式化的杀戮是粗茶淡饭的另类形式,而以血交...

8 26

[3]蜻蜓振翅

[3]

贴近白橡木书柜,课桌左上角的位置,不被打扰的位置。栗原把少女搁上桌面。她枕着碗沿小憩,脸部的三分之一没入微甜的水中,像块松动的泳池瓷砖。但这并不碍事。栗原踩着椅前的横杆,课本摊在腿上。桌上摆只碗应该不会太高调,甚至体格庞大成玻璃鱼缸也无所谓。依据存在感来观测,他不无悲观地认定,鱼缸,磨牙石,多肉植物,抑或一架仓鼠跑轮,在旁人的涉猎范围内不会有任何差别。

老师在黑板上叩了叩新的知识点。栗原收回视线,用圆珠笔在时间节点下勾波浪,立着课本足不挨地,像在画一幅肖像素描。只不过他从不用涂鸦解闷,即便在最无聊透顶的时刻。一点限量的自由,百分之九十的自觉构成他安逸的生存环境,再维持住一份孤立得适...

3 8

[2]酸奶赠品

[2]

核桃燕麦果粒,六支一组的酸奶,赠品被超市的红色胶带扣于一侧,栗原在放冰箱前将它拆出来,一只浅口的碗。折扣会包括附送餐具么,栗原并不清楚这个,印象中总是尝试失败的新款,蜂蜜与青提的糟糕组合,像一沓劣质广告硬塞进手里,又或者红枣口味,若人们失去对营养价值的追求它本不该往货架上摆。

栗原把酸奶盖揭开大半,上面半凝固的部分用扁平的塑料勺一点点刮走。所剩无几的时候,他叼起小勺作为百无聊赖的草梗,伸手把搁在地毯另一头的赠品勾过来。赠品比一般的瓷碗要矮,没有金线勾的红鲤,也没有青花细纹,有种欠缺了什么、次品般的白净,似乎仅是为调味碟修筑了一层围墙,没砌多高便竣工。

不过既然它是餐具便不急于脱手...

5 13

[填词]逮捕我,摩尔歌德斯

曲:Mary Elizabeth Mcglynn - Room Of Angel

词:斋鸦 - 逮捕我,摩尔歌德斯


伪装 草食动物温驯

安倦 你施舍的眠曲

沉溺 薄荷烟味窒息

惯于 天窗禁闭 光亮恐惧

依赖贪食习性

圈养 占有唇舌的虎鲸

老歌 旋转哼唱不停

那是我 木偶八音


立领风衣蜷缩式狡黠 迷藏

提起术刀割破那蛛网

去逃亡吧我的开膛手 你啊

海风腥咸我闻见那颗砂糖


沼泽之下鹿与狼骸骨 荒凉

谁知猎...

6 11

[填词]遁世谣

曲:河图 - 伶仃谣

词:斋鸦 - 遁世谣


池鱼坝上 网罗天光

沾衣也无妨 着芒鞋竹杖

飞雁凄惶 狡兔奔忙

谁轻嗅林香 便醉卧松冈


轻摇木桨 野渡苍茫

谁呷口新茶 折枝嫩藕芽

雨过微凉 濡湿襟发

待风倦人乏 又提鞍纵马


谁走落英道浊酒倾觞

谁乘舴艋舟垂钓满霞

谁的泼墨深锁檀木匣

谁的袖笼残存岭梅香


烟波荡尽我浮生荣华

旦暮未歇撷果南山下

你种的葵初生抹轻黄

泠泠雨下又是青芒万丈...


7

[填词]杨花调

曲:林海 - 琵琶语

词:斋鸦 - 杨花调


荒野边 是谁傍古树弄和弦

忽如烈风袭归雁 落红乔迁

恰似伊人眼 空茫茫无依太凄艳

可否魂魄渡渊涧 羽化成仙


花入眠 辽西有良人苦清闲

且结无情茧 留那温柔执念可堪羡

娇眼欲开闭还 千里外 依稀故人旧容颜

寻觅千载又凝噎 允我付梦与婵娟


池水畔 他眉目浅淡青白衫

作别鸳鸯杨柳岸 饮狼烟一盏

胡杨湾 荒凉冢埋没锦衣冠

信书无凭亦何盼 ...

2 2
 
1 / 2

© 斋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