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鸦

同人:
冲斋/薄樱鬼
太中/太芥/文豪野犬
静临/无头骑士异闻录

原创:
净瓷碗姑娘/栗原/游马

I seem to have an ocean hiding in my ear.
——旷野的莫利纳。

[4]南极瀑布

[4]

栗原伏在桌面补眠,左臂越界地向前伸着,像垂死的士兵正试图去够一块怀表。风扇搅拌着原木和粉笔灰的气味,偶尔发出一声过气的残喘。栗原被迫旁听着一场博弈。一张劣质稿纸搓过来,一支原子笔叩击两声,或许还勾了个圈,尔后纸面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向。原子笔万岁,栗原将耳朵埋入臂弯深处,声音放大成单耳贴地时听见的遥远火车,骨传导一般的效应。稿纸再次发起反击,化作更有力的摩擦音驶过桌面。

“好吵。”

稿纸与原子笔同时凝滞,如同悬停在四十五度角方向的钟摆。栗原睁开眼,食指向风扇方向示意,“我说,它。”空气恢复运转。女生抱歉点头说那就这样吧不打扰了,起身抽走了稿纸。“吓得不轻呐。”游马轻笑,原子笔在指尖甩...

5 3

[3]蜻蜓振翅

[3]

贴近白橡木书柜,课桌左上角的位置,不被打扰的位置。栗原把少女搁上桌面。她枕着碗沿小憩,脸部的三分之一没入微甜的水中,像块松动的泳池瓷砖。但这并不碍事。栗原踩着椅前的横杆,课本摊在腿上。桌上摆只碗应该不会太高调,甚至体格庞大成玻璃鱼缸也无所谓。依据存在感来观测,他不无悲观地认定,鱼缸,磨牙石,多肉植物,抑或一架仓鼠跑轮,在旁人的涉猎范围内不会有任何差别。

老师在黑板上叩了叩新的知识点。栗原收回视线,用圆珠笔在时间节点下勾波浪,立着课本足不挨地,像在画一幅肖像素描。只不过他从不用涂鸦解闷,即便在最无聊透顶的时刻。一点限量的自由,百分之九十的自觉构成他安逸的生存环境,再维持住一份孤立得适...

3 8

[2]酸奶赠品

[2]

核桃燕麦果粒,六支一组的酸奶,赠品被超市的红色胶带扣于一侧,栗原在放冰箱前将它拆出来,一只浅口的碗。折扣会包括附送餐具么,栗原并不清楚这个,印象中总是尝试失败的新款,蜂蜜与青提的糟糕组合,像一沓劣质广告硬塞进手里,又或者红枣口味,若人们失去对营养价值的追求它本不该往货架上摆。

栗原把酸奶盖揭开大半,上面半凝固的部分用扁平的塑料勺一点点刮走。所剩无几的时候,他叼起小勺作为百无聊赖的草梗,伸手把搁在地毯另一头的赠品勾过来。赠品比一般的瓷碗要矮,没有金线勾的红鲤,也没有青花细纹,有种欠缺了什么、次品般的白净,似乎仅是为调味碟修筑了一层围墙,没砌多高便竣工。

不过既然它是餐具便不急于脱手...

5 13

[1]五官缺失

[1]

五官缺失的少女,他看见。在校服裙一小片没熨平整的下摆边缘,两道尾部交叠的褶皱折出少女利落的下巴,竖纹的线条牵强落成长发,但这并不明显,也是即逝的。随着女生站立的重心不安地移至右腿,原本扮作下巴拐点的折痕削尖后是一柄匕首。就又不像了。

头顶仍然无声寂静,栗原用食指勾住椅旁的书包带子,眼神不太情愿地上移一点,窥见女生欲说还休的单薄双唇,不耐烦的情绪缓步升温。于是他拉开椅子起身,书包甩到背后的力度被他控制得如同在冰原上落雪,却还是把女生绷紧的肩惊出微颤。

“拒绝的话直接说也没关系的。”委婉的开场白。她绞着双手用力撑上他的桌面,关节僵直泛白,像一副离开支点就会散架的骨骼模型。“只是——”...

5 10
 

© 斋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