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鸦

同人:
冲斋/薄樱鬼
太中/太芥/文豪野犬
静临/无头骑士异闻录

原创:
净瓷碗姑娘/栗原/游马

I seem to have an ocean hiding in my ear.
——旷野的莫利纳。

[太中]夜游负重01

中原平躺着,像房梁木一样呆滞,指间缠一段廉价棉被余出的线头,揉开,搓球,再搓球。房间混合着烟草、湿木与腐烂车厘子的气味,宿醉的气味,即便此时他腹中仅残留一点炭烧咖啡。失眠令他神经紧绷,他在等待,等待那扼死他的手如数夜的梦中那般前来,苍白如石膏,布满割裂的红痕。而缺氧的预感将他一次又一次唤醒,真空房间,屏息睡眠。太宰的指尖在他枕边搁浅,中原侧身任其自锁骨攀援而上,触感像一叠医用棉纱。他本可以轻易折断了它,他想,像那些梦的结尾他本该做到的那样。月光从头顶唯一的窗口爬入,将含他在内的一切浆洗过度,床单显出裹尸布的白。中原扯断了线头。

他可耻地感到享受。


中原在横滨一间廉价酒吧碰见...

14

[太中]垂钓有橡木的气味02

太宰坐下来垂钓,有那么一会他静止得像块土耳其沙雕,眼神里盛着鹤见川的水,有一点温度,足以熨平河面。中原注意到他没有挂饵,仿佛相信所有的鱼都同他一样奉行自杀主义,但这并非不可能。太宰的失误百分之九十都是陷阱,余下的也经他信手撩拨成了切实可行的埋伏,待人掉落后再用皮鞋扑簌簌往下填土,以此视作一种补救。对此中原早已从无数谎言中习得经验,一些尽显拙劣的词句被他咽入腹中,盘底铺好了紫苏叶,鱼总会出锅的。

“呐,中也君。”太宰忽然开腔,“你说会有人用渔具自杀吗。”

“哈?这人不就是你吗。”中原一脸不耐烦,“你打算用鱼钩割破手腕,还是用鱼线勒紧脖子?”

“两者兼顾。”太宰笑起来,右肘撑地向后仰去,一百...

2 7

[太中]垂钓有橡木的气味01

当中原深吸一口这个清晨独有的、海绵质地的空气时,他意识到自己需要一杯龙舌兰。从前他不会这么选,即便是在相似的危机解除,抑或盟约破裂的情况下,至少他会挑一位脾气温和的对手,以避免在内衣广告牌上倒悬着过夜。中原对酒精的抗体比对猎枪、火车轨道等物质要少得多,这听上去像个冷笑话却也是他永不会讲的一个。他从不向部下伸援,宁可寻一处无人知情的潮灌木暂且将自己掩埋,这像是酒品良好的唯一佐证,但他对此守口如瓶。因而他得以在海外成为最爱好行刑的蔬菜哨岗,在标为领地的栅栏内清铲鼹鼠的巢穴,偶尔驱逐狼。

那是中原最为厌倦的时期,大陆面包上新鲜的热气以超乎预想的速度冷却着,模式化的杀戮是粗茶淡饭的另类形式,而以血交...

8 26
 

© 斋鸦 | Powered by LOFTER